孔子

来自華夏文化百科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孔子生于夏曆黃帝紀元二一四六年八月二十七日(耶诞前551年9月28日),卒于夏曆黃帝紀元二二一八年二月十一日(耶诞前479年4月11日),子姓,孔氏,名丘,字仲尼,春秋末期魯國陬邑人(今山東曲阜),是中道文化承前啟後的集大成者,儒家學派創派大宗師,華夏聖人,民族魂。

孔子創辦了先秦最大規模的私學,門下弟子三千,賢人七十二。所編訂的〖〗〖〗〖〗〖〗〖〗〖春秋〗,為儒家六經(〖樂經〗已佚)。孔子去世後,其弟子門生追論夫子之言,整理編成〖論語〗。〖論語〗與〖孟子〗〖大學〗〖中庸〗為四書。四書五經為儒家正經,也是中華聖經。

國學的核心是儒學,儒學的核心是經學,經學的核心是孔學,蓋五經為孔子所編訂,四書亦圍繞孔子的言論和思想展開。作為儒學的核心,孔學立足于人道而上達天道,是天與人、道與器、體與用、形上與形下、內聖與外王、道德與政治的圓滿統一,體大用全,全體大用。

孔學以仁為本,以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為五大核心,是仁本學說,也可稱為中華特色的人格學說、人道學說。可以為個人提供成德成聖的正道和安身立命的仁宅,可以為政治指示長治久安的義路和實現大同的大道。因此,孔學具有至高無上的真理性、正義性和普適性,普適於天下,普適於千秋萬代。

孔子受到中國人民世代敬仰,也受到歷代中華王朝的高度尊崇,被尊為至聖先師、萬世師表,有『天下文官祖,歷代帝王師』之稱。其思想對中國和世界都有深遠廣泛的影響,被列為『世界十大文化名人』之首。

身世

出生

孔子生於周靈王廿年(魯襄公二十二年,黃帝紀元2146年,前551年)夏曆八月廿七(現行陽曆9月28日),出生于魯國。孔子的祖先是宋國貴族,大約在孔子前幾世就沒落了。孔子的先世可追溯至宋國公室及殷商王室,六代祖叫孔父嘉,是宋國的一位大夫,做過大司馬,在宮廷內亂中被殺,其子木金父為避滅頂之災逃到魯國的鄒邑,從此孔氏在鄒邑定居,變成了魯國人。

孔子父親叔梁紇居於魯昌平鄉鄒邑(今山東曲阜市東南),為鄒邑大夫。《史記•孔子世家》中說“(叔梁)紇與顏氏女野合而生孔子”,隱晦地表明孔子是一個“野合”後誕生的私生子。孔子少年和青年時代和母親居住,不知有父,可以說是這種姻親關係的最好證明。

關於孔子的出身,有一個傳說是:叔梁紇的元配施氏為孔紇一連添了九個女兒,孔紇望子心切,於是續娶一妾,雖然生了一個兒子名為孟皮,卻腳有殘疾。所以孔紇在72歲時三娶18歲的顏征在,生孔丘仲尼。為得子,其父曾在尼丘山求拜,表示欲子心切,後果然得一健壯之子,故取名丘,字仲尼,仲是排行老二的意思,但是大排行為老二,小排行,仍然位老大,也就是說,孔子是其生母的長子。

但這個傳說於籍無考,一般認為是後世儒生為粉飾孔子出身而編造的故事。

儀容

代表和平的孔子像首上圩頂,長成後身長九尺六寸,被稱為“長人”。

司馬遷在《史記•孔子世家》中說,孔子“生而首上圩頂,故因名曰丘雲。字仲尼,姓孔氏”。即有孔子之名“丘”來源於此的說法。 唐朝司馬貞認為:“圩言烏。頂音鼎。圩頂言頂上窳也,故孔子頂如反宇。反宇者,若屋宇之反,中低而四傍高也。”即孔子頭頂中部有凹陷。 清朝陳立相信此說,“是孔子首形象邱,四方高,中下,故名丘焉。”史學家錢穆在《孔子傳略》中也持此說。

生平

一歲:西元前551年(魯襄公二十二年)孔子9月28日生於魯國陬邑昌平鄉(今山東曲阜城東南)。關於孔子出生年月有兩種記載,相差一年,今從《史記•孔子世家》說。

三歲:西元前549年(魯襄公二十四年)其父叔梁紇卒,葬於防山(今曲阜東廿五里)。孔母顏征在攜子移居曲阜闕裡,生活艱難。

五歲:西元前547年(魯襄公二十六年)孔子弟子秦商生,商字不慈,魯國人。

六歲:西元前546年(魯襄公二十七年)弟子曾點生,點字皙,曾參之父。

七歲:西元前545年(魯襄公二十八年)弟子顏繇生,繇又名無繇,字季路,顏淵之父。

八歲:西元前544年(魯襄公二十九年)弟子冉耕生,字伯牛,魯國人。

十歲:西元前542年(魯襄公三十一年〕弟子仲由生,字子路,卞人。 是年魯襄公死,其子躌繼位,是為昭公。

十二歲:西元前540年(魯昭公二年)弟子漆雕開生,字子若,蔡人。

十五歲:西元前537年(魯昭公五年〕孔子日見其長,已意識到要努力學習做人與生活之本領,故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於學”。(《論語•為政》)

十六歲,西元前536年(魯昭公六年)鄭鑄刑鼎。弟子閩損生,字子騫,魯國人。

十七歲:西元前535年(魯昭公六年〕孔母顏征在卒。是年。季氏宴請士一級貴族,孔子去赴宴,被季氏家臣陽虎拒之門外。

十九歲:西元前533年(魯昭公九年)孔子娶宋人亓官氏之女為妻。

二十歲:西元前532年(魯昭公十年)亓官氏生子。據傳此時正好趕上魯昭公賜鯉魚於孔子,故給其子起名為鯉,字伯魚。是年孔子開始為委吏,管理倉庫。

廿一歲:西元前531年(魯昭公十一年)是年孔子改作乘田,管理畜牧。孔子說:“吾少也賤,故多能鄙事。”(《論語•孔子子罕》) 此“鄙事”當包括“委吏”、”乘田”。

廿七歲,西元前525年(魯昭公十七年〕郯子朝魯,孔子向郯子詢問郯國古代官制。孔子開辦私人學校,當在此前後。

三十歲:西元前522年(魯昭公二十年〕自十五歲有志于學至此時已逾15年,孔子經過努力在社會上已站住腳,故雲”三十而立”。(《論語•為政》)是年齊景公與晏嬰來魯國訪問。齊景公會見孔子,與孔子討論秦穆公何以稱霸的問題。弟子顏回、冉雍、冉求、商瞿、梁鴷生。回字淵,雍字仲弓,求字子有,瞿字子木,皆魯國人;鴷字叔魚,齊國人。

卅一歲:西元前521年(魯昭公二十一年)弟子巫馬施、高柴、宓不齊生。施字子期,陳國人;柴字子高,齊國人;不齊字子賤,魯國人。

卅二歲:西元前520年(魯昭公二十二年)弟子端木賜生,賜字子貢,衛國人。

卅四歲:西元前518年(魯昭公二十四年)孟懿子和南宮敬叔學禮于孔子。相傳孔子與南宮敬叔適周問禮於老聘,問樂於萇弘。

卅五歲:西元前517年(魯昭公二十五年)魯國發生內亂。《史記•孔子世家》雲:“昭公率師擊(季)平子,平子與孟孫氏、叔孫氏三家共攻昭公,昭公師敗,奔齊。”孔子在這一年也到了齊國。

卅六歲,西元前516年(魯昭公二十六年)齊景公問政於孔子,孔子對曰:“君君、臣臣、父父、子子”。孔子得到齊景公的賞識,景公欲以尼溪之田封孔于,被晏子阻止。孔子在齊聞《韶》樂,如醉如癡,三月不知肉味。

卅七歲:西元前515年(魯昭公二十七年)齊大夫欲害孔子,孔子由齊返魯。吳公子季劄聘齊,其子死,葬於瀛、博之間。孔子往,觀其葬禮。弟于樊須、原憲生。須字子遲,魯國入;憲字子思,宋國人。

卅八歲:西元前514年(魯昭公二十八年)晉魏獻子(名舒)執政,舉賢才不論親疏。孔子認為這是義舉,雲:“近不失親,遠不失舉,可謂義矣。”

卅九歲,西元前513年(魯昭公二十九年)是年冬天晉鑄刑鼎,孔子曰“晉其亡乎,失其度矣。”

四十歲:西元前512年(魯昭公三十年)經過幾十年的磨練,對人生各種問題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,故自雲“四十而不惑”。弟子澹台滅明生。滅明字子羽,魯國人。

四一歲:西元前511年(魯昭公三十一年)弟子陳亢生。亢字子禽,陳國人。

四二歲:西元前510年(魯昭公三十二年)昭公卒,定公立。

四三歲:西元前509年(魯定西元年)弟公西赤生。赤字華,魯國人。

四五歲:西元前507年(魯定公三年)弟子卜商生。商字子夏,衛國人。

四六歲:西元前506年(魯定公四年)弟子言偃生。偃字子游,吳國人。

四七歲:西元前505年(魯定公五年)弟子曾參、顏幸生。參字子輿,魯國人。幸字子柳,魯國人。

四八歲:西元前504年(魯定公六年〕季氏家臣陽虎擅權日重。孔子稱之為“陪臣執國命”。(《論語•季氏》)《史記•孔子世家》雲:“陪臣執國政。......故孔子不仕,退而修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禮》、《樂》,弟子彌眾,至自遠方,莫不受業焉。”陽虎欲見孔子,孔子不想見陽虎、後二人在路上相遇。陽虎勸孔子出仕,孔子沒有明確表態。此事當在魯定公五年或魯定公六年。

四九歲:西元前503年(魯定公七年)弟子顓孫師生。師字子張,陳國人。

五十歲:西元前502年(魯定公八年)自謂”五十而知天命”。(《論語•為政》)公山不狃以費叛季氏,使人召孔子,孔子欲往,被子路阻攔。

五一歲: 西元前501年(魯定公九年)孔子為中都宰,治理中都一年,卓有政績,四方則之。弟子冉魯、曹坅、伯虔、顏高,叔仲會生。魯字子魯,魯國人:坅字子循,蔡國人:虔字子析,魯國人;高字子驕,魯國人:會字子期。魯國人。

五二歲:西元前500年(魯定公十年)孔子由中都宰升小司空,後升大司寇,攝相事。夏天隨定公與齊侯相會于夾穀。孔子事先對齊國邀魯君會于夾穀有所警惕和準備,故不僅使齊國劫持定公的陰謀未能得逞,而且逼迫齊國答應歸還侵佔魯國的鄆、鄵、龜陰等土地。

五三歲:西元前499年(魯定公十一年)孔子為魯司寇,魯國大治。就任後七日,就以“五惡”的罪名,以言論定罪,殺死曾和自己爭搶學生的著名的魯國大夫、教育家、演說家少正卯。

五四歲:西元前498年(魯定公十二年)孔子為魯司寇。為削弱三桓,採取墮三都的措施。叔孫氏與季孫氏為削弱家臣的勢力,支持孔子的這一主張,但此一行動受孟孫氏家臣公斂處父的抵制,孟孫氏暗中支持公斂處父。墮三都的行動半途而廢。弟子公孫龍生。龍字子石,楚國人。

五五歲:西元前497年(魯定公十三年)春,齊國送80名美女到魯國。季桓子接受了女樂,君臣迷戀歌舞,多日不理朝政。孔子與季氏出現不和。孔子離開魯國到了衛國。十月,孔子受讒言之害,離開衛國前往陳國。路經匡地,被圍困。後經蒲地,遇公叔氏叛衛, 孔子與弟子又被圍困。後又返回衛都。

五六歲,西元前496年(魯定公十四年)孔子在衛國被衛靈公夫人南子召見。子路對孔子見南子極有意見批評了孔子。鄭國子產去世孔子聽到消息後,十分難過,稱讚子產是“古之遺愛”。

五七歲:西元前495年(魯定公十五年)孔子去衛居魯。夏五月魯定公卒,魯哀公立。

五八歲:西元前494年(魯哀西元年〕孔子居魯,吳國使人聘魯,就“骨節專車”一事問於孔子。

五九歲:西元前493年(魯哀公二年)孔子由魯至衛。衛靈公問陳(陣)於孔子,孔子婉言拒絕了衛靈公。孔子在衛國住不下去,去衛西行。經過曹國到宋國。宋司馬桓?(左鬼右隹)討厭孔子,揚言要加害孔子,孔子微服而行。

六十歲:西元前492年(魯哀公三年)孔子自謂”六十而耳順”。孔子過鄭到陳國,在鄭國都城與弟子失散獨自在東門等候弟子來尋找,被人嘲笑,稱之為”累累若喪家之犬”。孔子欣然笑曰:“然哉,然哉!”

六一歲:西元前491年(魯哀公四年〕孔子離陳往蔡。

六二歲:西元前490年(魯哀公五年)孔子自蔡到葉。葉公問政於孔子,並與孔子討論有關正直的道德問題。在去葉返蔡的途中,孔子遇隱者。

六三歲:西元前489年(魯哀公六年〕孔子與弟子在陳蔡之間被困絕糧,許多弟子因困餓而病,後被楚人相救。由楚返衛,途中又遇隱者。

六四歲:西元前488年(魯哀公七年)孔子在衛。主張在衛國為政先要正名。

六五歲:西元前487年(魯哀公八年)孔子在衛。是年吳伐魯,戰敗。孔子的弟子有若參戰有功。

六六歲:西元前486年(魯哀公九年)孔子在衛。

六七歲:西元前485年(魯哀公十年)孔子在衛。孔子夫人亓官氏卒。

六八歲:西元前484年(魯哀公十一年)是年齊師伐魯,孔子弟子冉有帥魯師與齊戰,獲勝。季康子問冉有指揮才能從何而來?冉有答曰“學之於孔子”。季康子派人以幣迎孔于歸魯。孔于周遊列國14年,至此結束。季康子欲行“田賦”,孔子反對。孔子對冉有說:“君子之行也,度於禮。施取其厚,事舉其中,斂從其薄。如是則丘亦足矣”。

六九歲:西元前483年(魯哀公十二年)孔子仍有心從政,然不被用。孔子繼續從事教育及整理文獻工作。孔子的兒子孔鯉卒。

七十歲:西元前482年(魯哀公十三年〕孔子自謂“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”。顏回卒,孔子十分悲傷。

七一歲:西元前481年(魯哀公十四年〕是年春,狩獵獲麟。孔了認為這不是好徵兆,說:“吾道窮矣”。於是停止修《春秋》。六月齊國陳恒弑齊簡公,孔子見魯哀公及三桓,請求魯國出兵討伐陳桓,沒有得到支持。

七二歲:西元前480年(魯哀公十五年〕孔子聞衛國政變,預感到子路有生命危險。子路果然被害。孔子十分難過。

七三歲:西元前479年(魯哀公十六年)四月,孔子患病,不愈而卒。葬于魯城北。魯哀公誄之曰:“?天不吊,不潎遺一老,俾屏餘一人以在位,煢煢餘在疚,嗚呼哀哉!尼父!無自律”。不少弟子為之守墓三年,子貢為之守墓六年。弟子及魯人從墓而家者上百家,得名孔裡。孔子的故居改為廟堂,孔子受到人們的奉祀。

思想

孔子所處的春秋時代,西周社會以血緣氏族為基礎的政治制度崩潰瓦解,而基於文化認同的"諸夏"民族共同體正在形成。這是中國人的文化自覺最初發生的年代,古典成為時尚,一些人開始思考天道、人生和世界秩序等方面的問題,原先由貴族所壟斷的文化教育也正逐漸流入民間。孔子正是這時代精神的代表人物與集大成者,遂開戰國諸子百家之先.

仁的人生哲學仁是孔子和弟子反復探討的課題。孔子會針對不同的弟子與不同的時機來講述“仁”的真諦。大抵來說,孔子的“仁”就是曾子所說的“忠恕”二字而已。

“剛毅、木訥,近仁。”、“巧言令色,鮮矣仁。”“仁道”就是真誠踏實,切忌浮誇不實而違逆正道。

禮的社會秩序 禮,就是「節制」,宋明儒者也解作「理」。《司馬遷˙太史公自序》有:「禮以節人,樂以發和。」

我們來看孔子對於禮的闡釋:《論語˙泰伯》:「子曰:『恭而無禮則勞,慎而無禮則葸,勇而無禮則亂,直而無禮則絞。』」 禮,也是「真情」,而且在上位者必須作為人民的表率。

所以孔子接著說:『君子篤于親,則民興於仁;故舊不遺,則民不偷。』

禮,不是浪費鋪張,而是真情流露;寧願節儉簡陋,也不奢侈浮誇:《論語˙八佾》云「林放問禮之本。子曰:『大哉問!禮,與其奢也,寧儉;喪,與其奢也,甯戚。』」 《論語˙陽貨》云「子曰:『禮雲禮雲,玉帛雲乎哉?樂雲樂雲,鐘鼓雲乎哉?』」

禮,是對天地萬物的尊重。藉由對禮法的好問,來表達自己對於天地的敬意:《論語˙八佾》云「子入大廟,每事問。或曰:『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?入大廟,每事問。』子聞之,曰:『是禮也。』」

君子與小人 君子與小人雖然是以身份地位區分開來的,但孔子不認為這是唯一的差別,更重要的在於修養和境界。

對此孔子有很多說明,如他說:「君子中庸,小人反中庸。」中庸(「不偏不倚,無過不及」)是修養的最高境界,同時也是方法,有著豐富而精微的內涵。近百年來,不少人反感於中庸,大概是將它誤解為同流合污、媚世自是、毫無原則的偽君子行徑,其實這樣的鄉願也正是孔子所深惡痛絕的,他說:「鄉願,德之賊也。」他認為,如果不能達到中庸,狂狷是次好的境界,畢竟“狂者進取,狷者有所不為”。

孔子又說: 君子喻于義,小人喻於利。 君子博學于文,約之以禮,亦可以弗畔矣夫! 質勝文則野,文勝質則史,文質彬彬,然後君子。 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。 君子食無求飽,居無求安,敏於事而慎於言,就有道而正焉,可謂好學也已。 君子道者三:仁者不憂,知者不惑,勇者不懼。 君子不以言舉人,不以人廢言。 君子泰而不驕,小人驕而不泰。

為政之道

正名是孔子最重要的政治主張。正名的目的在於維繫一個秩序良好的社會,使人們有一定的規範遵循,而不致生活在一種不可預期的狀態之中。很多人認為孔子希望能夠恢復西周的禮樂,也有一些人認為他只是以復古的名義鼓吹一種新的世界秩序。

立信

對於孔子而言,不僅是個人的美德,而且是一個基本的政治原則。子貢請教為政的要點,孔子說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”而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三點,“自古皆有死,民無信不立。”

德治

孔子認為:“道之以政,齊之以刑,民免而無恥。道之以德,齊之以禮,有恥且格。”孔子曾任掌刑罰的大司寇,但是,孔子深深感受到“民免而無恥”的社會隱憂,所以才提倡用道德倫理來教化人民,徹底洗滌人心,激發人的善性。

政治生涯

早年教育

孔子早年生活極為艱辛,孔子的母親在他24歲時去世,孔子希望將父母合葬。為了打聽父親葬處,他將母親棺殯 孔子停於路口(五父之衢),向路人打聽。後孔母的鄰居曼父之母,告訴孔子叔梁紇的墓處,孔子這才將父母合葬于防。

第二年,孔子在為母親守喪時,季孫氏宴請士一級的人(饗士)。孔子前往,不想卻被季孫氏家臣陽虎訓斥並拒絕。但後世學者多懷疑此事有偽。 在艱難困苦中,孔子發憤好學,他遍訪名師,虛心求教。魯昭公十七年,郯國國君郯子訪魯。郯子博學多才,27歲的孔子慕名拜見。韓愈《師說》有語:「孔子師郯子。」孔子先後「問禮於老聃,學鼓琴于師襄子,訪樂於萇弘。」

大約三十歲左右,最初的一些弟子來到孔子身邊。此後,孔子一直從事教育事業,他廣收門徒,相傳弟子三千,賢人七十二。他首倡有教無類及因材施教,成為當時學術下移、私人講學的先驅和代表,故後人尊為“萬世師表”及“至聖先師”。

適齊

35歲時,魯昭公被魯國掌權的叔孫、季孫、孟孫三桓大夫擊敗,逃到齊國,孔子便離開魯國到齊國。孔子曾與齊太師談說音樂,聞習韶樂之盛美,三月不知肉味。齊景公問政於孔子,孔子說:「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。」齊景公說:「善哉!信如君不君,臣不臣,父不父,子不子。雖有粟,吾得而食諸?」他日又問政於孔子,孔子說:「政在節財。」景公想封孔子為尼溪田,遭齊相國晏嬰進言勸阻。後來得知齊大夫想害孔子,景公沒有辦法,孔子則重回魯國,聚徒講學。

初事魯國

魯定公九年,五十一歲的孔子仕魯,初為中都宰(中都為今山東汶上縣),一年以後又做司空,後以大司寇。魯定公十年,魯定公與齊景公會于夾穀,孔子「文功武備」,取得外交上的勝利,使齊歸還侵佔魯的汶陽等地。

魯定公十三年,為重新確立魯公室的權威,孔子策劃實施了「墮三都」的政治軍事行動,希望能夠削減三桓大夫的實力,於是先墮叔孫氏之郈,再墮季孫氏之費,然而圍攻成的攻勢最終功敗垂成。魯定公十四年攝行相事,並以「五惡」的罪名,以言論定罪,誅殺少正卯。 孔子治下魯國頗有起色,引起齊人警懼,齊大夫黎鉏設計,向魯贈送女樂文馬,造成魯定公不問朝政。這使得孔子與魯公、季子等在道德與政見上的分歧難以彌合,孔子最終去魯適衛。

周遊列國

離開魯國以後,孔子率眾弟子周遊列國,輾轉于衛、曹、宋、鄭、陳、蔡、葉、楚等地,然而均未獲重用。其間,在匡、宋、蒲等地,孔子一行多次被困遇險。

留衛期間

孔子到了衛國,在前往陳地時,途經匡城,顏回舉策指著郭外缺口說:「昔吾入此,由彼缺也。」因孔子身材高大,被匡人誤以為是魯國的陽虎,而遭圍捕。子路感到憤怒,奪戟準備交戰,但被孔子阻止。過程中孔子曾與顏回失散,一度以為顏回已死。 衛靈公提供孔子在魯國時的相同待遇。居住一段時間後,孔子遭人誣諂,孔子害怕獲罪而離開。

孔子在蒲城滯留幾個月後返回衛國。有人勸孔子,要有所作為,便要拜見衛靈公夫人南子,孔子謝絕。但後來不得已而前去拜見,孔子入門時,朝著北面,低頭俯地,不敢正視;夫人南子亦於帷幕中再拜孔子。

子路得知後,為此事甚感不滿,表面上不說,但孔子心裡明白,孔子便告訴子路先前的執著連上天都討厭。數月後,衛靈公與夫人南子同車,孔子為次,其餘官員在後,招搖遊市而過。孔子對此事引以為恥,顏刻問有何恥辱,孔子感歎:「吾未見,好德如好色者也」,便離開衛國。

過宋之危

孔子到了宋國以後,在大樹下和弟子習禮。宋司馬桓魋欲殺孔子,將大樹拔除。弟子打算盡速離去,孔子說:「天生德於予,桓魋其如予何?」

相失于鄭

孔子在鄭國時,與弟子失散,孔子獨自站立在郭東門。有人告訴子貢說,東門有個人疲累的像條喪家之狗。弟子趕緊找回孔子,並將此話告訴孔子,孔子欣然笑曰:“形狀,末也。而謂似喪家之狗,然哉!然哉!”

受困陳蔡

吳伐陳、楚救陳之際,楚昭王派人聘請孔子,孔子隨即出發。陳、蔡大夫懼怕孔子為楚國所用,便將孔子圍困在陳、蔡野外,孔子等人不得行,絕糧七日,許多弟子病倒不起。弟子中多有不快者,孔子仍舊講誦不絕。後來派子貢至楚,楚昭王興師迎接孔子。

顛沛流離凡十四年,前484年,年近七十歲的孔子被季康子派人迎回魯國尊為國老,但未受魯哀公的任用。這段期間孔子專注於教育和古籍整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