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

来自華夏文化百科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
定义

文字是人类用来交际的符号系统,是纪录语言的书写形式。 一般认为,文字是文明社会产生的标志。文字在发展早期都是图画形式的表意文字(象形文字),发展到后期都成为记录语音的表音文字。 词义 作为一个词,“文字”具有如下含义: (1) [characters;script]∶记录语言的符号,如汉字、拉丁字母。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在“琅琊山刻石”中才第一次把文字叫做字;仓颉之初作书,盖依类象形,故谓之文,其后形声相益,即谓之字。文者物象之本,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。——《说文解字叙》  (2) [writing]∶文章、作文:文字通顺  (3) [written language]∶语言的书面形式,如汉文、俄文;  (4) [documents]∶文书、公文:行文字;  (5) [secret letter]∶密信:得此文字。 文字,因其所代表的语系的庞杂,在全球世界的分布十分广泛而复杂 基本属性 符号系统必须具备以下特性,才被称作文字: 1, 被人们用来在其日常生活中作口头交流的约定中介(约定属性); 2, 被人们用来作为书写交流方式的记录和表达工具(书写属性); 3, 每一个文字本身可归纳于其相应的音节系统和语素拼合能力(系统属性)。


演变 历史

部分的文字史观认为:人类的文字史分为三个阶段:形意文字、意音文字和拼音文字。 形意文字 又称表意文字,是一种图形符号只代表语素,而不代表音节的文字系统。 表意文字是文字萌芽时期的产物,是相当原始的,并不能用于记录语言,可以分为四个层次——刻符、岩画、文字画和图画字。 意音文字 是一种图形符号既代表语素,又代表音节的文字系统。 意音文字代表人类文字史走出原始时期,进入古典时期。发展成熟而又代表高度文化的意音文字很少,只有西亚的丁头字、北非的圣书字和东亚的汉字。丁头字和圣书字早已废止使用,汉字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仍被广泛采用的意音文字。 拼音文字 又称字母文字,是继形意文字和意音文字之后人类文字史的第三个阶段。 字母文字的发展又分为三个时期:音节字母时期、辅音字母时期、音素字母时期;音素字母时期还可以再分出“拉丁字母国际通用时期”。


文字的分类

种类 每个符号代表 范例
意音文字 语素 汉字
音节文字 音节 日文假名
全音素文字 音素(子音或元音) 拉丁字母、希腊字母、西里尔字母
元音附标文字 音素(子音及元音) 印度天城文、泰文、缅甸文
辅音音素文字 音素(子音) 阿拉伯字母、希伯来字母
特征文字 声音特征 韩语谚文


书写系统

书写系统 每一种文字都具有其相应的书写系统:意音书写系统、音节书写系统、字母书写系统(全音素文字、辅音音素文字)。 书写特征 辅音音素文字对每种子音都有一个符号,元音符号通常不标示。 某些辅音音素文字有元音的符号,但只用在特殊场合,如教学。


文字的图像上分类

也许,最主要以图像上区别来分类的是线条。线条书写系统是指字符由许多线条所组成,如拉丁字母和汉字。汉字如果是用原子笔、毛笔或铸刻在青铜器上,则视为是线性的。类似地,埃及象形文字和玛雅文字则通常是描绘线性外框,但在正式场合,他们雕刻在bas-relief中。另一方面,非线性系统则如盲文,不论是用什么材质,都非由线条构成。最早的例子则是线条的:公元前 3300 年的苏美文字是线条的,虽然从它衍生的楔形文字不是。 楔形文字也许是最早的非线条文字。它的字形是由芦苇笔尖所压制在潮湿泥板而成,而非之前在泥板上用笔尖描绘线条。 最后变成其文字的字根外观上的变化。 盲文则是拉丁文字的非线条版本,它完全放弃拉丁文字的外形。字母是由凸块所组成,其基底可以是皮革(刘易斯•布莱叶原本采用的材质),坚硬塑料或金属。 也有拉丁文字的非线条的短暂性版本,包含摩尔斯电码,手语的manual alphabet版本和藉由旗帜或布条放置在不同角度旗语。然而,如果文字是定义成永久纪录信息的能力的话,因为这些符号很快就会消失,则这些系统根本并非文字。 书写方向 文稿的一项特征是它们书写的方向。埃及圣书体可以任一方向横写,只要动物或人的字形面向书写它们的方向。早期的字母可以被以很多方向书写,包含横向(左至右或右至左)或纵向(上或下)。它一般是用牛耕式转行书写法。由一个(水平)方向开始,然后在一行结尾转折以反方向书写。 希腊字母和其后继者则是左至右的模式,然后在一页中由上往下写。在 Timed Text (TT) Authoring Format 中,这个模式被简称为LRTB[1]。其它文字,如阿拉伯文字和希伯来语则由右至左书写。汉字传统上是纵向书写(上至下),接着在页中由右至左排列。但近年来因为西方文化的影响,为了能使用罗马字母的术语及电子文件的技术上限制,则逐渐由左至右,上而下的方式书写。维吾尔字母和其后继者则是唯一一个现存由上至下,右至左的文字;这种方向源自于将祖传闪语方向90° 逆时针方向以便在外观上适合中文书写。一些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文字文字,如Hanunó'o,则是以远离写者方向,由下而上的方式书写。 另见东亚文字排列方向、双向文稿和镜像文字


最常见的几种文字

世界上有文字的语言里,绝大多数都是用以下文字形式写成的: 拉丁字母 欧洲(除东欧外),非洲(撒哈拉沙漠以南),南北美洲,大洋洲,东南亚(越南、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) 几乎所有的非拉丁字母语言,都有官方的或约定俗成的拉丁字母转写方式;大多数非音节语言的拼音系统采用拉丁字母。 基里尔字母 东欧,前苏联的一些卫星国也曾采用斯拉夫字母拼写语言,如蒙古等。 阿拉伯字母 阿拉伯地区、北非、伊朗、巴基斯坦等伊斯兰国家;中亚、中国的新疆等。 印度式字母 印度半岛(除巴基斯坦外)的绝大多数国家,东南亚(缅甸、老挝、泰国、柬埔寨);中国的西藏等。 汉字系统 汉字系统不仅包括汉字,还包括汉字的延展如假名、注音符号。中国大陆、香港、澳门、台湾、新加坡和其它使用汉语的华人地区、日本、韩国等。 采用其它(往往是孤立的)文字形式的语言 韩语(南韩部分采用汉字系统)、蒙古语(旧蒙文)、希伯来语等。


文字对人类的影响

文字的出现,使历史脱离了口传身授的阶段,得以记录历史。人类的思想、文化由于文字的出现而不会失传中断。同时,人类透过文字这种高效的信息传播工具,大大提高了文化、思想、艺术、技术等人类文明的传播速度和效率。

文字与史学、文学 全世界从古到今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,无不以文字这样一种“简单”而神奇的记录符号,记载了长久以来人类及其环境(动植物、甚至外太空等)所发生过的相关经历; 另一方面,文学家们也将文字原本看来固定而乏味的记载符号,创造出一系列的神奇作品。其中,文学除了准确地运用了相关的基本语法,还渐生出一整套完美的文学修辞系统;更因文学作品本身其写作手法的丰富和发展,令文字的本身,融入了鲜明的生命特性。


文字列表

在当今大的语种里,文字主要分为如下种类: 意音文字 汉字(中文) 、日文汉字、韩文汉字、西夏文、女真文、契丹文、埃及文、楔形文字、音节文字、日文假名、彝文等。 元音附标文字 (用上加字或下加字或左加字或右加字来标注元音) 天城文、泰文、缅甸文、老挝文、高棉文、藏文、印地文、梵文、悉昙文字等。 辅音音素文字 阿拉伯文、希伯来文 全音素文字 拉丁字母、西里尔字母、希腊文、亚美尼亚文、格鲁吉亚文、蒙古文、朝鲜文、它拿字母(马尔代夫文)等。


中国文字(汉字)

据考证,这是中国古代甲骨文的某一载体。历史起源 从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成批的文字资料──商代甲骨文字算起,中文字已有3000年的历史。由于甲骨文字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文字体系,我们可以推断汉字的发生一定远在3000年以前。中文字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两个大阶段。从甲骨文字到小篆是一个阶段;从秦汉时代的隶书以下是另一个阶段。前者属于古文字的范畴,后者属于近代文字的范畴。大体说来,从隶书到今天使用的现代中文字形体上没有太大的变化。 中文汉字种类   从中文字跟汉语的关系看,中文字是一种语素文字。从中文字本身的构造看,中文字是由表意、表音的偏旁(形旁、声旁)和既不表意也不表音的记号组成的文字体系。 中文字起源于图画。在中文字产生的早期阶段,象形字的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的意义直接发生联系。虽然每个字也都有自己固定的读音,但是字形本身不是表音的符号,跟拼音文字的字母的性质不同。象形字的读音是它所代表的语素转嫁给它的。随着字形的演变,象形字变得越来越不象形。结果是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在意义上也失去了原有的联系。这个时候,字形本身既不表音,也不表义,变成了抽象的记号。如果汉语里所有的语素都是由这种既不表音也不表义的记号代表的,那么中文字可以说是一种纯记号文字。 中文字具有独体字与合体字的区别。只有独体字才是纯粹的记号文字。合体字是由独体字组合造成的。从构造上说,合体字比独体字高一个层次。因为组成合体字的独体字本身虽然也是记号,可是当它作为合体字的组成成分时,它是以有音有义的“字”的身份参加的。 合体字可以分成以下3类:   形声字 形声字由表示意义的形旁和表示读音的声旁两部分组成。拿构造最简单的形声字来说,形旁和声旁都是由独体字充当的。作为形声字的组成部分,这些独体字都是有音有义的字。不过形旁只取其义,不取其音,例如“鸠”字的偏旁“鸟”;声旁则只取其音,不取其义,例如“鸠”字的偏旁“九”。 由于字义和字音的演变,有些形声字的形旁或声旁现在已失去了表意或表音的功能。例如“球”本来是一种玉的名称,所以以“玉”为形旁。现在“球”字不再指玉,这个形旁就没有作用了。再如“海”字本来以“每”为声旁。由于字音的变化,现在“海”和“每”的读音相去甚远,声旁“每”也就不起作用了。有的时候,形旁和声旁都丧失了原来的功能,例如“给、等、短”。这一类字已经不能再作为形声字看待了 合体会意字 古人说“止戈为武”,“人言为信”。对于“武”、“信”两个字来说,这种解释是错误的。不过汉字体系里确实有按照这种方式造的字,例如“不正为歪”,“不好为孬”。这一类字的特点是会合偏旁的字义来表现整个合体字的意义。这种字为数很少,只有个别的例子。   形声字和非形声字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。造字之初,形声字和它的声旁的读音本来就不一定密合。发展到现代汉字,出入就更大了。有人拿7500多个现代合体汉字进行统计。就普通话读音来说,合体字跟声旁完全同音(声母、韵母、声调全同)的不到 5%。声母、韵母相同而声调不同的约占10%。只有韵母一项相同的约占20%。如果我们只把前两类看作形声字,那么形声字大概只占通行汉字的15%。如果把以上三类全看作形声字,形声字大概会占通行汉字35%的样子。要是把标准再放宽或者完全根据来历确定形声字,那么通行汉字中形声字的百分比还要高得多。 以上两类合体字里的偏旁有的有表意作用,有的有表音作用。下边一类的情形不同。 合体记号字 这一类合体字的偏旁既不表意,也不表音。这主要有两种情形。一是由于字音和字义的变化,原来的声旁和形旁已经不再表音、表意了。例如上文举过的“给、等、 短”一类字。 另一种情形可以举“章”字为例。 按照汉代许慎《说文解字》的分析,“章”字从“音”从“十”。 可是现在一般人说“立早章” (以区别于“弓长张”)的时候,是把它分析成“立”和“早”两部分。其实从古文字看,“章”本来是一个独体象形字,跟“音、十、立、早”都没有关系。

中国现代文字 汉字用来记录汉语已经有3000年以上的历史,一直沿用到今天,没有中断过。在如此长的历史时期里,汉字不仅为人们的现实生活服务,而且记录下极其丰富的文化资料;甚至跨越国界,被日本、朝鲜、越南等邻国借去记录非汉语语言。 50年代开始进行简化汉字的工作。1986年重新公布的《简化字总表》规定了2200多个简化汉字(包括用简化偏旁类推的字)。这项工作目前已告一段落,今后在一个时期内将保持稳定,不继续简化。因为不断简化会破坏文字的稳定性,而且简化一批字以后,原来的繁体字并不能废除。结果是汉字的总数有增无减,反而加重了学习和使用的人的负担。 关于文字拼音化问题,长期以来一直有争论。从理论上说,任何自然语言都可以用拼音文字记录。但是由于汉语方言分歧,在推广普通话的工作没有取得广泛、切实的成效以前,改用拼音文字会给方言区的人带来很大的困难。此外,由于汉字历史悠久,大量的文献都是用汉字记录的。一旦改弦易辙,势必在文献的广泛利用上造成一定困难,在社会心理和民族感情上也可能引起波动。 文字改革 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相关部门从1955年开始,结合当时的文字使用状况并结合一定时期的文字长远考虑,相继颁布了多种各类语言文字规范标准;至2005年,已颁布137部。 规范标准大多从汉语拼音及汉字简化的角度,对不适合于当时社会生活的一些文字进行相应的规范;但是,时至今日伴随着全球汉语热潮的兴起、以及与台湾地区社会文化交往的迅速走高,要求恢复繁体字、或者识繁用简的民间呼声日益升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