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统

来自華夏文化百科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
道统由来

由朱子首先提出的,他曾说过:"子贡虽未得道统,然其所知,似亦不在今人之后。"(《与陆子静·六》,《朱文公文集》卷三十六) "若只谓"言忠信,行笃敬"便可,则自汉唐以来,岂是无此等人,因其道统之传却不曾得?亦可见矣。"(《朱子语类》卷十九) "《中庸》何为而作也?子思子忧道学失其传而作也。盖自上古圣神继天立极,而道统之传有自来矣。"(《四书集注·中庸章句序》) 朱子虽然最早将"道"与"统"合在一起讲"道统"二字,但道统说的创造人却并非朱子,而是千百年来众所公认的唐代的儒家学者韩愈。


韩愈明确提出儒家有一个始终一贯的有异于佛老的"道"。他说:"斯吾所谓道也,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"(《原道》,《韩昌黎全集》卷十一)。他所说的儒者之道,即是"博爱之谓仁,行而宜之之谓义,由是而之焉之谓道,足乎己无待于外之谓德。仁与义为定名,道与德为虚位。"(同上) "道",概括地说,也就是指作为儒家思想核心的"仁义道德"。千百年来,传承儒家此道者有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。这个过程就是"尧以是传之舜,舜以是传之禹,禹以是传之汤,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,文武周公传之孔子,孔子传之孟轲。轲之死,不得其传焉。"(同上)这个传承系列类似于佛教所说的"法统",儒者之"道"的传授谱系也就是朱子所说的"道统"。


自从韩愈提出道统说以来,历来解说道统者都未能超出韩愈道统说的框架,即从"道"与"统"两个方面来理解道统。前者是逻辑的,后者是历史的。甚至可以说,直到现代,人们对于道统的理解也并未超出韩愈的水平。韩愈以及儒家学者所强调的道统,其哲学上的内涵究竟为何,或者说当儒者强调道统之时其用意如何,这些都尚有待于作出说明。朱熹则认为,儒家的道统是以周敦颐、二程(颢、颐)上承孟子的,而自己又继周、程为儒家正统。道统说是封建统治阶级的护身符,后来遭到反道学家的猛烈抨击。


元素

对儒家道统说进行分析,可以把儒家的道统归结为三个方面:认同意识、正统意识、弘道意识。


維基百科 道統說

唐朝

唐代韓愈明確提出道統之說,《原道》認為「堯以是傳之舜,舜以是傳之禹,禹以是傳之湯。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,文武周公傳之孔子,孔子傳之孟軻。」[1]韓愈又說:「孟軻師子思,子思之學,蓋出曾子。自孔子沒,群弟子莫不有書,獨孟軻氏之傳得其宗。」[2]韓愈本人則以孟子繼承者自居,並自謙說:「韓愈之賢不及孟子。孟子不能救之於未亡之前,而韓愈乃欲全之於已壞之後。」[3]。李翱說:「孔氏去遠,楊朱恣行,孟軻拒之,乃坏於成。戎風混華,異學魁橫,兄嘗辨之,孔道益明。」[4]皮日休說:「千世之後,獨有一昌黎先生,露臂瞋視,詬於千百人內。其言雖行,其道不勝。苟軒裳之士,世世有昌黎先生,則吾以為孟子矣。」[5]


宋朝

程頤把其兄程顥尊為道統傳人,他說:「周公沒,聖人之道不行;孟軻死,聖人之學不傳。道不行,百世無善治;學不傳,千載無真儒。……先生出,揭聖學以示人,辨異端,辟邪說,開歷古之沉迷,聖人之道,得先生而復明,為功大矣。」[6]宋代朱熹進一步將韓愈儒道傳授系統的思想概括為「道統」[7],把伏羲列為首位,朱熹在《中庸章句序》里說:「自是以來,聖聖相承,若成湯、文、武之為君,皋陶、伊、傅、周、召之為臣,既皆以此而接夫道統之傳。」紹熙五年(1194年)十二月,朱熹築成滄洲精舍,率諸生行釋菜之禮,祝文曰:「恭惟道統,遠自羲軒。集厥大成,允屬元聖……周程授受,萬理一原。」[8] 但朱熹把韓愈排除在外,認為是程顥、程頤繼承孟子,朱子認為「千百年來無人曉得,後都黑了。到程先生後,說得方分明。」[9]又說:「吾少讀程氏書,則已知先生之道學德行,實繼孔孟不傳之統。顧學之雖不能至,而心嚮往之。」[10]。黃斡《朱子行狀》說:「竊聞道之正統,待人而後傳,自周以來,任傳道之責,得統之正者,不過數人,而能使斯道章章較著者,一二人而止耳。由孔子而後,曾子、子思繼其微,至孟子而始著。由孟子而後,周、程、張子繼其絕,至先生而始著。」[11]又在《徽州朱文公祠堂記》中說:「堯、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生,而道始行;孔子孟子生,而道始明;孔孟之道,周、程、張之繼之;周、程、張子之道,文公朱先生又繼之。此道統之傳,歷萬世而可考也。」[12]《宋史‧道學傳》更充分肯定朱熹繼承儒家「道統」的地位。但朱熹本人亦承認:「堯舜三王周公孔子所傳之道,未嘗一日得行於天地之間也。」[13]


民國

民國時代,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也曾說:「中國有一個道統,堯、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、孔子相繼不絕,我的思想基礎,就是這個道統,我的革命,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,來發揚光大!」蔣介石說「繼承了國父的革命遺志,而其道德思想和政治理想,更隨國父之後,嬗接了中華民族五千年的道統。」[15] 批判道統之說則受到陸九淵、葉適等人的批判。陸九淵說:「韓退之言:'軻死不得其傳。'固不敢誣後世無賢者,然直是至伊、洛諸公,得千載不傳之學。但草創未為光明,到今日若不大段光明,更干甚事?」[16]又說:「自周衰此道不行,孟子沒此道不明。今天下士皆溺於科舉之習,觀其言,往往稱道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論》、《孟》,綜其實,特藉以為科舉之文耳。誰實為真知其道者?口誦孔、孟之言,身蹈楊、墨之行者。蓋其高者也。其下則往往為楊、墨之罪人,尚何言哉?孟子沒此道不傳,斯言不可忽也。」[17] 葉適不承認「曾子、子思、孟子」的繼承孔子說法,他說:「曾子不在四科之目,……舍孔子前宗孟軻,則於本統離矣!」又說「程氏誨學者必以敬為始」,認為「學有本始,如物始生,無不懋長焉,不可強立也」,「是則敬者,德之成也。學必始於復禮,故治其非禮者而後能復。禮復而後能敬,所敬者寡而悅者眾矣,則謂之無事焉可也。未能復禮而遽責以敬,內則不悅於己,外則不悅於人,誠行之則近愚,明行之則近偽;愚與偽雜,則禮散而事益繁,安得謂無!此教之失,非孔氏本旨也。」[18]。 陳寅恪指出,韓愈的「道統」說,表面雖受孟子啟發,「實際上乃因禪宗教外別傳之說所造成」「禪學於退之影響亦大矣哉!」[19]


注釋

《原道》,《韓昌黎全集》卷十一 《送王秀才序》,《韓昌黎全集》卷二十 《與孟尚書書》,《韓昌黎全集》卷十八 《祭吏部韓侍郎文》,《李文公集》卷六 《原化》,《皮子文藪》卷三 《明道先生墓表》,《伊川文集》卷七 朱子說:「此道更前後聖賢,其說始備。自堯舜以下,若不生個孔子,後人卻何處討分曉?孔子後若無個孟子,也未有分曉。孟子後數千載,乃始得程先生兄弟發明此理。今看來漢唐以下諸儒說道理見在史策者,便直是說夢!只有個韓文公依稀說得略似耳。」(《朱子語類》卷九十三) 《朱熹集》卷八十六,第4446頁,《滄洲精舍告先聖文》 《朱子語類》卷六十一 《朱文公文集》卷七十八,《建康府學明道先生祠記》 《黃勉齋先生文集》卷八 《黃勉齋先生文集》卷五 朱熹:《答陳同甫》,見《晦庵集》,卷36。 《東華錄》康熙十六年記康熙「親制」《日講四書解義序》 王升《領袖與國家》第六章 《語錄下》,《陸九淵集》卷三十五 《與李宰》,《陸九淵集》卷十一 葉適《葉適集》,第163~164 陳寅恪《論韓愈》